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2020-05-27 1942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文/圆神书活网

当《冰与火之歌》影集不再是乔治‧马汀的剧本,琼恩雪诺、丹妮莉丝、提利昂、艾莉亚的言行举止变得陌生,作为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忠实读者,除了祈祷马汀有生之年写完,还能从何处寻求慰藉?

1980年,32岁的乔治‧马汀写下《冰龙》,30多年后的现在,它是众多欧美书迷守护心中《冰与火之歌》精神的最后堡垒,也是冰火世界的起源。

透过《冰龙》你会窥见马丁整个奇幻世界的雏形:凛冬将至的纷乱季节、列王的权力游戏、传说中的龙族、突如其来的死亡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
(图/圆神书活网授权提供,下同。)

《冰龙》浓缩版的冰与火世界观

《冰龙》的故事发生在虚构的中古大陆,两大王国驾驭着龙族互相征战,极北方则是一片神秘荒芜的永冻之地。论地理背景,此处应该是《冰与火之歌》北境临冬城的辖地。

此处的人民畏惧着凛冬的来临,他们没有春夏秋冬的季节概念,长夏之后即入凛冬,如史塔克家族的族语「winter is coming」,《冰龙》同样用龙与凛冬来袭,为故事营造出紧张神秘的氛围。

作为童话般的故事,《冰龙》没有满坑满谷的人物,而是围绕在万中选一的冬日之子身上,这位长存马汀心中的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,或许你可以用一个词形容她,冰与火之歌的夏娃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「她总是知道冬天该什幺时候到,因为她的生日在冬天。艾黛拉是冬天的孩子,在凛冬出生。」

艾黛拉的故事像是在维斯特洛大陆流传的童话,譬如琼恩雪诺儿时从老奶妈那儿听来的冰龙、凛冬将至的传说。

但是与冰火世界的黑暗不同,《冰龙》却是一个关于勇气、牺牲与救赎的温暖故事。

在琼恩雪诺、丹妮莉丝、提利昂、珊莎、艾莉亚的身上,妳都会看到一部分的艾黛拉,标示着乔治马汀日后创作《冰与火之歌》的轨迹。

国外粉丝读者们甚至整理出冰与火主角群,与艾黛拉的相似之处: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难产而生,与家人产生隔阂

艾黛拉与提利昂

「小恶魔」提利昂‧兰尼斯特,是母亲难产生下的孩子,三姐弟中最小,由于母亲的去世与父亲和哥哥、姐姐产生深深的隔阂。

在《冰龙》里,艾黛拉有相似的出生,为此他的父亲与她一直有解不开的结。

哈尔说:「你应该对她更好一点,约翰,不能把事情怪在她身上。」

「不能吗?」喝了酒的父亲,回答时有些口齿不清。

「应该不能吧。但是好难。她长得像贝丝,却没有贝丝的温暖。你知道吗,冬天就像住在她的身体里,我无论什幺时候碰她都觉得冷,而且老会想起贝丝是为了生她才送命的。」

「你对她太冷漠了,不像爱其他两个孩子那幺爱她。」

艾黛拉记得当时她父亲笑了。「爱她?啊,哈尔,我最爱的就是她了,我那冬天的女儿,但她从来没有用爱来回应我。她心里容不下你我或我们任何一个人。她是个那幺冰冷的小女孩。」

接着,他开始啜泣,儘管那时正当夏日,而且哈尔陪在他身边。──《冰龙》p.23

*注:哈尔是艾黛拉的叔叔,国王麾下的龙骑士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御龙的女孩

艾黛拉与丹妮莉丝

坦格利安家族的传人「风暴降生」丹妮莉丝,在孵化出龙后,整个大陆为之震慑,因为只有她能召唤并驾驭那个时代最强大的生物──火龙,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
在《冰龙》里,也只有艾黛拉能驾驭传说中的龙族,比两大王国的龙骑士军团,更巨大更强悍的冰龙。

冰龙和寻常的龙不同,在牠张开大嘴呼气时,吐出的不是带着硫磺臭味的火焰。 冰龙吐出来的是冰寒。

牠呼气会结成冰。暖空气一溜烟地跑走,摇曳后熄灭的火光,速速被冰寒给驱散。

树木冻到只剩下祕密的缓慢灵魂,冰得变脆的枝枒被自己的重量压断。

动物冻到失去血色,低泣哀鸣而死,暴突的眼睛和皮肤都蒙着一层寒霜。

冰龙把死亡吹进了世界;死亡、静默和冷冽。但艾黛拉不害怕。她是冬天的孩子,冰龙是她的祕密。──《冰龙》p.37

*注:一般的战龙只有冰龙的一半大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类似的童年经历

艾黛拉与琼恩雪诺、珊莎史塔克

同样是在北境长大的孩子,琼恩雪诺小时候曾听老奶妈讲述关于冰龙和凛冬的传说,珊莎史塔克会在城外用冰雪建构属于她的临冬城堡。

《冰龙》的艾黛拉生长在农家,她也会在田野间建造她的秘密冰雪城堡,以及聆听那些经历过凛冬,见过冰龙的长者,述说冬日的故事。

不同的是,艾黛拉渴望严寒,她浅蓝色的皮肤摸起来一片冰凉。

她的冬季城堡很少空着。每年第一次结霜后,冰蜥蜴会钻出洞穴,田野满是横冲直撞的蓝色小爬虫,牠们像是脚没踩踏到雪似的飞掠过地面。所有孩子都会和冰蜥蜴玩,但其他人大多笨手笨脚又残忍,他们会像折断挂在屋檐下的冰柱那样,用指头将冰蜥蜴扯成两段。

连心地善良、不会做那种事的杰夫偶尔都会好奇,把冰蜥蜴拿在手上研究许久。但他双手的温度会让冰蜥蜴融化、燃烧,最后还会死掉。

艾黛拉的双手既冰冷又温柔,她爱捧冰蜥蜴多久就可以捧多久,完全不会伤害到小爬虫。──《冰龙》p.31

*注:杰夫是艾黛拉的哥哥,冰蜥蜴是《冰龙》出没于凛冬的生物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在《冰与火之歌》看着历经磨练的诸位狼家孩子,是故事的一大看点。

你同样会在《冰龙》的故事,体会艾黛拉如何从察觉不到情感,心灵唯一寄託是冰龙的冬日之子,逐渐蜕变成长的故事。

当故事迎来了凛冬与北方的燎原之火时,乔治‧马汀为艾黛拉写下的结局,是否透露了他心中真正的《冰与火之歌》终点呢?

至少《冰龙》本身,就是《冰与火之歌》读者的慰藉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 

此版《冰龙》为乔治‧马汀创作本传30多年后,邀请西班牙插画大师路易斯‧络约(Luis Royo)重新绘製插画的精装书版本。

络约在内封设计了冰龙徽章,一时有种感觉像在守夜人的图书馆发现了失落的冰龙家传记。络约画中的冰龙如王者,冷酷且显露智慧,艾黛拉的神情完全表现了马汀笔下无法融入世界的小女孩。中古大陆的场景着墨不多,但少数几个远景,把北境的冷冽狠狠吹进书里。

马汀的文字精炼而有诗意,真正的冰与火,理当如此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*图片与部分文字摘录自《冰龙【冰与火之歌的起点,乔治‧马汀最爱的故事】》

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始与终!《冰龙》小女孩艾黛拉

绘者:路易斯.络约(Luis Royo)

译者:苏莹文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